老戲骨「藏妻」28年,突然高調秀恩愛,妻子曝光:難怪要拒絕鞏俐

珮珊 2023/01/20 檢舉 我要評論

近日,電視劇《那山那海》熱播,老戲骨何政軍重回大眾視野。

何政軍是誰?

他是《亮劍》里坦誠磊落的趙偉,是《覺醒年代》中堅守信念的顧維鈞,也是《大雪無痕》中高深莫測的反派周密。

當初不顧父親反對,何政軍毅然放棄鐵飯碗,一路摸爬滾打成為國家一級演員,雖不曾大紅大紫,但每一個角色都備受稱贊。

對拍戲一腔熱情的他,生活中卻木訥又憨直,甚至因為不善言辭,生生把本該浪漫溫情的表白,變成了嚴肅莊重的敬酒。

若說人人都向往100分的完美愛情,那麼何政軍和妻子范雨30的年婚姻,大概只有80分,可正是如此,他們才幸福得剛剛好。


做彼此的支撐,共度生活的一地雞毛

何政軍的同學倪大紅曾在節目里說,何政軍是個「榆木腦袋」。

上中戲時,何政軍在班里年齡最小,又長得眉清目秀,班里的很多女生經常來宿舍找他,包括鞏俐。

他卻壓根看不出來姑娘們對他有意思。

舍友們饞他從成都帶來的辣醬,就趁他不在,偷偷把辣醬吃完再塞回去。

結果何政軍從來沒發現不對勁,還以為是辣醬自己蒸發了。

正是何政軍的這股「憨勁」,讓范雨覺得很有安全感。

1990年,何政軍在云南拍戲,在劇組對范雨一見鐘情。

剛認識的時候,他們一人在上海,一人在云南。

兩年的時間里,何政軍把近4萬元的收入,悉數花在了電話費和來回的車費上。

這份真誠打動了范雨,1992年,兩人攜手走進婚姻的殿堂。

彼時的何政軍,經常演一些配角,能接的戲也不多,沒名氣,更沒錢。

他倆住在只有9平米的宿舍里,粗茶淡飯,生活艱苦。于是,這段婚姻遭到了范雨父母的反對。

但范雨還是義無反顧,她曾堅定地對何政軍說:「妳做妳想做的事,我保證這一輩子不讓妳后悔娶我,也讓妳這一輩子會因為我天天開心。」

後來,《亮劍》的劇組找到何政軍,但拍攝地離家很遠,女兒又還小。正當他猶豫的時候,范雨毫不猶豫地接過照顧家庭的全部重任,讓何政軍能心無旁騖地拍戲。

劇中的趙剛一角,讓何政軍一炮打響,為他的演藝生涯帶去了更多可能。

可見,結婚只是一個開始,要想讓婚姻關系長久而深刻,必須雙方共同維護。

婚后的生活中,何政軍和范雨始終把彼此放在關系的第一順位,不斷地給對方傳遞著積極的能量。

夫妻雙方是愛人的同時,更是戰友,需要互相支撐。

結伴共度的日子里,必須兩人各有付出、各有回報,才能滿足關系的相互依賴性,共同對抗生活的瑣碎與疲憊。


靈活轉換角色,強化婚姻的價值與活力

臨床心理學博士李松蔚提出:動態平衡的婚姻關系才有活力。

不拘泥于「男主外、女主內」的古板,懂得靈活轉換角色,是何政軍和范雨愛護彼此的方式。

婚后,范雨操持著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務:燈壞了立馬能修好,水管堵了馬上疏通,刷墻也不在話下。

而工作之余的何政軍,會每天和妻子通話,分享拍戲時的趣事。也會心疼妻子操持家務的辛苦,學著做菜,學著縫縫補補,讓范雨有自己的時間和空間。

與何政軍一同拍攝《亮劍》的張光北曾在節目中「吐槽」:

「一個大男人,拍戲的間隙撈起毛線就開始織。又是袖套又是圍兜,還有小毛衣,他還會勾毛線鞋妳敢信?」

范雨選擇把大部分時間放在家庭上,原本是一定意義上的犧牲,但何政軍的體恤,讓這種犧牲變成了成全。

他們的關系模式,能夠隨著外部世界的變化而變化,也能夠隨著雙方的需求而變化。

後來,范雨發現了何政軍事業上的短板:「他不爭,不求戲不求角色,有人找他讓,他就真的讓。這怎麼能行。」

于是她審時度勢,精心為何政軍挑選劇本,在她的加持下,何政軍參演了電影《國歌》,并因為田漢這個角色拿到了百花獎最佳男演員提名。

婚姻的本質,本身就是一種「情緒價值」的交換。

面對忙里忙外照顧家庭的妻子,何政軍說,「范雨操持這個家很不容易,除了對她好,我無以為報。」

面對在外闖蕩努力拼搏的丈夫,范雨說,「妳放心,這個家里有我。」

其實,在很多長久而穩定的婚姻里,夫妻雙方都是講「義氣」的。

妳能否為對方提供情緒價值,能否在這段關系當中產生正向作用,決定了婚姻關系的質量。

進入到對方的角色里,覺察并滿足對方的需求,才能進一步讓自己的需求得到滿足,讓彼此的價值守恒,真正形成一場雙向奔赴的美好關系。


愿意改變與接受,增強婚姻的保鮮度

美好的婚姻,并不意味著伴侶雙方一定滿分愛人。

范雨就曾經在綜藝節目中吐槽何政軍,說他或許是個好丈夫,但絕對不是一個好情人。

回憶起初相識的時候,何政軍對范雨一見鐘情,卻不敢表露心意。

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的他,只能在飯局上木訥地敬酒,僵硬的語言讓范雨以為他是領導:

「他的口氣可奇怪了,我哪知道他是來追我的?」

後來,何政軍在采訪中說,他在學著變得有趣。

其實,任何關系都不可能一成不變,而真正好的關系,是從自我改變開始。

但在很多親密關系當中,「改變」成為了一個雷區。在很多人看來,改變似乎代表著自己在關系中處于下風。

但我們需要認清,改變的最終目的:是讓關系得到優化。

何政軍在這一點上很清醒。他雖然不善言辭,但會在家里的冰箱上貼很多便利貼,「吃飯要規律,一定要吃飽,想吃什麼吃什麼,不得怕長胖」「晚上12點之前一定要睡覺」……

細致到生活的方方面面,這種變化,無疑是屬于直男的浪漫。

婚姻就像雙人舞,雙方都懂進退,知來往,才能跳出優美的舞步。

而當有一方做出改變時,另一方需要及時、柔和地給予回應。

對于何政軍的改變,范雨深知丈夫的用心良苦。

當何政軍希望能肩負起照顧家庭的責任時,她也會放下家務,給他空間,一起體會生活細碎的美好。

親密關系之間存在著微妙的相互作用。發自內心的改變,是關系的改善;而適當的回應,則是關系的升級。

改變與回應,讓關系更有彈性,讓感情更牢固,這也是親密關系當中獨有的魅力。


沒有完美的婚姻,卻有坦誠認真的愛人

相愛容易相守難。

如果說,進入到親密關系是出于本能的話,經營好親密關系就是一種能力。

《愛的陷阱》一書中,提到過五種榨干關系中所有親密感與活力的方式:斷開聯結、自動化反應、回避、自我執念和忽略價值。

在多年的婚姻生活中,何政軍與范雨這對夫妻,共同在愛里成長,與這些榨干關系的行為對抗。

去年,何政軍在社交平台上發布了一個范雨制作的視訊,視訊中是兩人曾經和現在的合照,文案是:「謝謝我家雨公主制作的視訊。」

范雨在視訊里的旁白則是:「一生有妳,和妳相遇,三生有幸。遇見妳剛剛好。」

這段婚姻走過三十載,他們低調地細數生活的點滴,年過六十仍緊緊相依。

社會心理學最早的倡導者之一卡倫·霍妮曾說:在所有的關系中,只有婚姻關系是絕對的一對一,但也最矛盾、最復雜。

矛盾在于婚姻中的兩個人,既追求精神層面的完美無瑕、絕對浪漫,又要處理現實層面的生活瑣事。

無數人在結婚的最初希望自己的婚姻是100分,但也因為過于執著于這100分,而讓自己受困于婚姻。

事實上,哪里有完美的婚姻,只不過是坦誠認真的愛人在攜手相伴。

伴侶是鏡子,是玩伴,也是老師,讓我們能照見自己,找到歸屬,也能讓我們優化自己。

就像何政軍與范雨,即便生活不完美,但兩人能共同面對;即便雙方都不完美,但總是能在愛與包容中接納對方、完善自己。

婚姻在他們的用心經營下,保持著平淡生活的甜蜜與趣味。

如今的何政軍,一邊拍戲,一邊和妻子、女兒認真生活。

為了女兒能順利地完成大學聯考,他停下一年的工作專門陪伴。

閑暇時間,或陪妻子逛逛街,或帶女兒去紀念父親的博物館。

婚姻里每一次的愛意流動,將兩個「我」湊成了「我們」。

面對重復瑣碎的生活,我們彼此支撐、共同度過;

面對漫長枯燥的時光,我們不拘泥于單一的關系模式,將活力注入關系當中;

面對日復一日的平淡,我們學會積極地改變、柔和地回應,細小的浪漫也能為生活添彩。

其實,從來就沒有滿分的愛人,更沒有滿分的婚姻。

愛要適度,80就夠。婚姻也需要空間,80分恰好。

策劃 | 秋秋

編輯 | 秋秋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