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對明星夫婦被罵,揭開婚姻遮羞布:為什麼我勸妳別假裝善良?

珮珊 2023/01/21 檢舉 我要評論

親愛的,妳的善良,曾為妳帶來過痛苦嗎?

情感綜藝《再見愛人2》中,蘇詩丁用行動演繹了什麼叫「痛苦的善良」。

她很怕給別人添麻煩,第一次拎著行李進房車的時候,她看到周圍很干凈,連路都不太敢走,生怕自己把這里弄臟。

如果是分頭行動,她過一會就會非常著急地往回跑,「他們可能在等我們,我有點焦慮」。

但是這樣做后,她并不快樂,也曾直言「我不喜歡這樣的自己」。

有網友說:在蘇詩丁臉上看到了「善良的苦相」,就好像看到了自己。


假善良,真控制

對于和盧歌失婚,蘇詩丁一直心有愧疚。

她覺得盧歌是個陽光明媚的人,但是由于自己的陰郁,導致盧歌變得不快樂。

「我覺得是我把他拉到了陰暗的地方。」

節目中有一個環節:畫出眼中的自己和伴侶。

盧歌畫得是二十幾歲的蘇詩丁,青春靈動,張揚活潑。

蘇詩丁畫出的卻是四五十歲的自己,眼中充滿滄桑與憂愁,滿臉的不快樂。

看到蘇詩丁的幅畫,盧歌很崩潰,他覺得與自己思維差距如此大的蘇詩丁很陌生。

而蘇詩丁的第一反應竟是道歉,她蹲在盧歌面前,一邊安慰他,一邊自責。

她總是在小心翼翼地為別人著想,害怕別人因為自己不開心。

但是,這樣的「善良」,往往令所有人疲憊,仿佛彼此之間隔著一堵墻。

那是因為,這樣的人看起來一直在妥協、犧牲、退讓,實際上是無形中在通過善良去索取。

金錢、權力、聲望也許不是他們想要的。

他們想要的是——別人的認可與回報,道德的高尚感,自我價值感。

其實很多令人痛苦的善良,都是如此,像是一種換取和控制的籌碼。

通過「善良」,企圖控制別人的評價,希望所有人都覺得妳足夠好;

通過「善良」,企圖控制別人的情緒,以為自己的隱忍能讓人高興;

通過「善良」,企圖控制別人的行為,讓別人能夠給妳同樣的回報……

蘇詩丁的隱忍與犧牲,其實是在用卑微換取愛。

她渴望對方愛她,渴望對方認可她,渴望對方撫慰她的創傷。

很多時候,我們都是「蘇詩丁」,善良的背后,往往帶著令人心疼的目的。

仿佛一個受傷的小孩,眼里滿含淚水地對別人說:

我可以犧牲我的需求與意愿,換取妳們的評價與愛,換取妳們的開心,可不可以?


偽善良,真逃避

失婚一年后,前夫盧歌提起一件令他憤怒至今的事。

蘇詩丁的朋友曾經嘲笑過盧歌穿的一身綠色衣服:

「妳穿的像個乞丐一樣,妳穿這個出來跟我們一起走,合適嗎?」

這話,任誰聽起來都有些過分。可是整整兩個小時,蘇詩丁并沒有阻止朋友們的嘲笑。

她習慣性地戴上「善良」的濾鏡,認為朋友們沒有惡意,只是毒舌而已。

其實,這樣的「善良」是被動觸發的,通常是我們在心中快速預設了痛苦情境后,一種自我保護的防御機制。

我們試著想一下:如果摘掉善良的濾鏡,蘇詩丁發現老公受到了侵犯,選擇堅定地站出來維護,她會面對什麼呢?

也許會和朋友發生矛盾,被大家指責小氣,甚至會失去朋友……

這些預想中可能會出現的痛苦,觸發了蘇詩丁的防御機制,她選擇用善意的視角美化一切,來維持當下和諧的局面。

這份不恰當的善良,也許幫助她逃避了問題,卻同時傷害了愛人的感受,埋下了危機的種子。

心理學上有一個著名的「白門實驗」,揭示了人為了逃避痛苦的情感,會多麼執著而堅定。

實驗人員把一個箱子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涂成白色,另一部分涂成黑色,中間放一個有著白門的隔斷。

把小白鼠放在盒子黑色的一側,給它持續的電擊。這時小白鼠開始橫沖直撞,直到撞到白色的門,并且逃到沒有電擊的白色區域。

幾次試驗之后,小白鼠已經能夠非常熟練地打開白門,進入舒適的白色區域。

後來即使停止電擊,被放入黑色區域的小白鼠,還是會立刻一次又一次地破門逃到白色一側。

我們很多人也像那些小白鼠一樣,為了逃避痛苦、被拒絕、被反對的消極感受,即使外界沒有任何傷害,我們也會習慣沖向「白門」,尋找舒適區。

而很多時候,讓自己假裝善良、努力取悅便是一道通往舒適區的「白門」,但這樣的舒適,會帶來真正的快樂嗎?


假善良,真取悅

在我們身邊,有很多善良的「老好人」,表面看起來快樂,其實內在可能藏著很深的傷痛。

就像《取悅癥》一書中說的:

妳的好,實質上是對消極情感深深的畏懼。

取悅于人在很大程度上受情感畏懼驅使:畏懼拒絕,畏懼拋棄,畏懼沖突或對抗,畏懼批評,畏懼孤獨,畏懼憤怒。

這些畏懼,往往來自童年時期,原生家庭帶給我們的負面體驗。

蘇詩丁小時候,父母就失婚了,她跟著父親、繼母以及繼母的兒子一起生活。

繼母和哥哥對她都不好,她習慣了用隱忍不發的方式去應對。

繼母帶她去公交車上偷錢,她知道這是不好的行為,但為了不被繼母罵,只能硬著頭皮做共犯。

爸爸給的早餐錢被繼母「奪走」,她怕繼母生氣,寧愿每天餓肚子,也不愿找爸爸告狀。

在這種復雜環境中,她唯一習得的生活技能,就是不斷地用假裝善良來粉飾太平、靠取悅別人換來認可。

這樣根深蒂固的邏輯,至今仍在深深地影響著蘇詩丁。

遇見盧歌時,蘇詩丁是一名大學老師,兩個人異地戀。盧歌想兩個人在一起,卻又不想放棄事業。

童年缺愛的蘇詩丁很珍惜這段感情,最后辭去了穩定體面的工作,去往盧歌的城市從零打拼。

事業起步初期,蘇詩丁忙得分身乏術。面對愛人的付出,盧歌卻抱怨她整天忙著工作,沒時間陪伴自己,兩人矛盾不斷。

整個成長過程中,蘇詩丁都是那個「老好人」,對別人的要求說她難以說「不」,可做了這麼多犧牲,依然換不來圓滿幸福的家庭、理解自己的伴侶。

我們需要去正視那些帶著取悅目的善舉背后,被粉飾的傷口,不處理好這些,我們始終無法擁抱真正的幸福。


真善良,真自我

我們會發現: 假裝善良的人,往往只是擁有一個「假自體」。

「假自體」就像一個虛假的面具一樣,我們習慣了通過扮演另一個人來獲得情感滿足。

但是這種滿足是短暫的,虛假的。

畢竟認可與掌聲,給的都是帶著面具的自己,而非真實自己的。

那麼,什麼是「真自體」的善良呢?

有一個很簡單的判斷標準,回想妳做的那些自以為善良的事:如果對方并沒有感謝妳,妳真實的感受是什麼?

如果妳覺得自己會發自內心的快樂,享受這種情感流動的狀態,并不在意別人是否滿意,那就是真正的善良。

如果妳覺得有些不舒服,好像別人在欺負妳的「弱」,甚至會思考自己是不是哪里讓對方不滿意了,那就是「假善良」。

善良,是最美好的質量之一。

然而我們要分清「真善良」和「假善良」,并去及時處理「假善良」背后,我們內心身處隱藏的傷口。

第一:察覺自己的偽善,背后的需求

當妳做過善舉卻感到痛苦時,可以試著問一下自己:我到底在用善良換取什麼?

人的所有行為,都是有利可圖的。

是別人的評價?是對沖突的回避?還是想控制別人的情緒?

找到自己背后真實的需求,勇敢面對自己「想要」的那份心情。

第二:直面恐懼與真實的結果

想一想我們要求自己必須善良,到底在恐懼什麼,我們恐懼的事情,是真實發生的嗎?

恐懼只是在我們心中,未必是真實的。

而且就算真實發生,帶來的結果一定負面的嗎?

蘇詩丁如果跟朋友發生沖突,就算是失去了幾個不尊重人的朋友,好像也沒有什麼可怕的。

很多時候,我們內心的恐懼,大于事實本身。

第三:找到真自我,正視自己的需求

維持善良人設之所以痛苦,是因為我們自以為無私,實際上想要的很多。

與其如此,不如「貪婪」一點。

承認自己有需求,并且勇敢表達自己的需求。

既然想要,那就敢要。

太無私,反而是一種負擔。

如果我們對所有人都好,就是對所有人、尤其是自己都不夠好。

我們終有一天會發現,不管自己多努力,都無法讓所有人滿意。

既然真正的善良是一種可貴的質量,就要給真正值得的人。

而最值得的人,不正是屏幕前的妳嗎?

策劃 | 秋秋

編輯 | 魚甜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