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她突然「殉情」,真相刺痛無數人:原來,我們都看錯了!

珮珊 2023/01/22 檢舉 我要評論

年少時的愛情美好又易碎。時代稍不看好,便落得一曲悲歌。

而梁山伯與祝英台的故事,就是這樣悲劇的愛情。

但在94版《梁祝》里,導演徐克卻賦予了祝英台一個使命:

迎著封建禮數高墻,挑戰攀登,蛻變飛躍,破繭成蝶。

梁祝的悲情故事,因此有了新的注腳,從耳熟能詳的悲劇,就此變成一場有自我蛻變意義的「化蝶」。


她與他心意相通,內心愛欲產生回響

祝英台是高官之女,父親將她許配給門當戶對的馬文才,母親為了給她鍍金,又送去書院女扮男裝讀書。

同時與她約法三章:不可以被人發現女兒身。

然而,祝英台的心思根本不在學習上,整天翻墻看風景,隨身帶著一籠胡蝶。

翩飛的胡蝶,就像少女懷春的心事,雖被禁錮在籠子里,還是難掩對自由的渴望。

入讀書院,祝英台被安排住在禁區書房,半夜,她不小心撞見了夜讀的梁山伯,條件反射用書卷毆打他。

沒想到,梁山伯毫不還手,哪怕被趕走,也老老實實道歉。

梁山伯的態度,讓從小在阿諛奉承環境里長大的祝英台眼前一亮。

眼見著梁山伯要走,她趕緊追上去說:「今晚妳可以留下讀書。」

于是,祝英台睡覺時,身邊多了一道朗朗讀書聲。她內心模糊的愛情憧憬,也因為梁山伯有了懵懂的形狀。

第二天上早課,祝英台撞見了搖上課鈴的梁山伯,兩人相視一笑,開始「鬼臉比賽」。

妳逗我、我逗妳;妳看我、我看妳。

他們隱約覺得,眼前這個人和自己很合得來,很快,兩人成了朋友。

在朝夕相處的陪伴下,祝英台卻對梁山伯生出不一樣的情愫,她開始把對方放在心上,孤單時,就提著燈滿書院找他,拉他去書房讀書。

梁山伯卻以為祝英台有「斷袖之癖」,畏畏縮縮不敢靠太近,直到祝英台主動在床上放一碗水,才放心留下來過夜。

而梁山伯,也忍不住關心祝英台,對她的一舉一動非常在意。

祝英台考試失利,需要補考,他就陪她徹夜讀書;祝英台因調皮被罰舉琴,他就為她彈琴送去安慰......

一次交談中,祝英台隱約透露因為被父母安排婚事,內心感到非常苦惱和迷茫;

此時,父母的話仍然是她唯一的判斷標準。

梁山伯卻說:「有時候,應該做不應該做兩者,總得有個選擇。」

這句話,說出了祝英台尚未成型的心聲;而梁山伯做的事,也讓她體會到被真誠對待的溫暖。

受外界、階層、父母捆綁的自我,長出了翅膀。兩人之間隔著的窗戶紙,也因為祝英台的自我意識萌芽,被挑破了。

中秋佳節,兩人相約一起喝酒。

祝英台看著心上人,想著他馬上要參加科舉考試離開書院,失神地說:「妳一定要來找我。」

梁山伯緊張地喝了一大口酒,祝英台搶過來,把剩下的酒一口喝光,以表決心。

這是祝英台的選擇,也是生而為人的自由,心里的胡蝶若要奔向一個人,根本攔也攔不住。


她與他愛而不得,磨難中歷劫蛻變

梁山伯離開后,很快祝英台也被父母召回,要她提前完婚。

眼看著家丁們在收拾行李,祝英台心想:這份不為世俗所容納的感情,該如何自處呢?

深愛梁山伯的她,決定在離開前托朋友帶話,想見最后一面。

可一見面,她就擁抱住了他,問道:「妳是不是覺得妳抱著的是個男孩?」

梁山伯卻說:「我早知道我抱著的不是男孩。」

原來,早在一次無意中,梁山伯撿到了祝英台的裹胸,就知道了她的女兒身,但因為尊重,便遲遲不說。

那一刻,所有偽裝和掩飾都被撕下,他就像她的鏡子,照出了她最本質的樣子。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赤誠的情感一涌而出,這讓梁山伯意識到: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之間,燃著火苗,再多待一刻就會被點燃。

他說:「我心里好亂,我出去一下。」

沒想到,祝英台也跟了出來,他拉著她回到檐下,問她想干嘛。

祝英台說:「山伯,亂就亂吧。」

兩人在觀音像前打破禁忌,坦白交出了彼此。愛欲之火燒光了外界約束,祝英台原本懵懂的自我意識也徹底覺醒。

她徹底意識到嫁給馬文才這件事多麼荒謬!

而剛萌芽的自我與愛情,又落入父母的操縱,又是多麼可悲。

離開前,她對梁山伯說:「妳一定要來娶我,不然我恨妳一輩子。」

回家后,父母為了檢驗祝英台在書院學習的成果,讓她當面寫詩。

看著女兒知書達理的模樣,父親高興問道:「英台,妳覺得自己有什麼不一樣嗎?」

她答:「不知道。」

父親一下就火了:「什麼都不知道,妳沒有點自己的主見嗎?」

祝英台沉默許久,最后堅定落下三字:「我不嫁!」

自我覺醒之后,生命就只有一個答案:做自己,而不是做外界的傀儡。

祝英台被父母禁錮在家,心卻奔向梁山伯。往日那個爬墻頭看胡蝶的頑皮女孩,如今端坐在亭中等待心上人。

從身體到心靈,都因愛情煥然一新。

梁山伯也不辜負她,考中秀才前來提親。

本該是春風得意的時刻,卻遭到祝英台母親的阻攔,因為他還不夠有錢有權。

原來,母親年輕時也「叛逆」過,也女扮男裝進書院,愛上自己的同學,但最終選擇聽從父母安排。

活出自己和認命之間,她選擇了后者,她認為這是最安全穩妥的人生。

但,祝英台選擇了前者,她堅定地對母親說:「我拒絕定親。」

這一刻,她完全肯定了自己對梁山伯的感情,肯定了真實的自我。

就算把她關起來,也不斷嘶喊著要見梁山伯。

可惜,在祝英台父親的安排下,梁山伯被棍棒毆打,寫下血書后氣絕身亡。

收到血書的祝英台,肝腸寸斷,被迫成親那天,流下血淚。

火紅的嫁衣、青白的面容、赤誠的血淚。這色彩絕艷的一幕,是祝英台在用生命力對外界高喊「不」!

她越是愛他,就越想成為最真實的自己。愿望強烈到一定程度,自我便不肯再屈服。

即使,他們被棒打鴛鴦,她看待這段感情的目光,也沒有因為世俗阻礙而黯淡。

反而因為傷痛和掙扎,迸發出更強的生命力。

自我覺醒之后,祝英台的生命進入一個更廣闊的維度。

結婚當天,祝英台堅持要路過梁山伯的墳,轎剛一停,她就掙扎著跑過去,一邊脫下火紅的嫁衣,露出里面的喪服。

她根本沒把今天當成大喜之日。

此時突降大雨,沖盡了祝英台臉上的脂粉,她站在梁山伯墳前,一身潔白,臉頰素凈,如同初生嬰兒。

這一刻,封建禮數的禁錮全數被洗凈,她終于回歸本真,做回自己。

她輕輕一躍,跳入墳中,與梁山伯一同歸去。


她與他燃盡生命,化蝶破繭重生

電影最后一幕,兩只紙胡蝶變成真胡蝶,翩翩飛舞。

如同祝英台和梁山伯,從被裹挾著的世俗世界,成長蛻變,來到另一個鮮活而自由的維度。

在這個維度里,他們認清了自己的全部,也肯定了真實的自己。

在父母面前,祝英台必須扮演一個乖女兒,但面對梁山伯,她可以表達自己的聲音。

不用再做祝家的千金大小姐,而是去做「祝英台」這個獨立個體。

每一次做自己,都滋養了內在的自我意識;梁山伯的接納與肯定,也幫助她摘下世俗的枷鎖。

自我意識,其實就是認清自己的能力。

雖然看清自己的所愛所向,并接納它們非常難,因為人人都會面對世俗和現實的審判;

但唯有強烈的自我意識,才能擁有巨大的力量。

田納西.威廉姆斯說:「總有一天,當妳照鏡子時,妳會意識到妳所看到的,就是妳一直以來的全部。」

想要接受嶄新的自我,活得鮮活而幸福,就得有力量突破舊有模式;

就像經過悲劇的洗禮,梁祝涅槃重生。

做人也好,做胡蝶也好,兩顆不屈而赤誠的靈魂,從此只為自己飛翔。

就像某網友說的:愛是這個時代最深刻的救贖。

有的人雖然活著,靈魂卻被錢權侵蝕;有的人肉體雖然死去,靈魂卻永葆初心、永生不滅。

整部電影從頭到尾,「馬文才」都沒有出現過。他是一個沒有自我的傀儡,可以是李文才、趙文才,可以是妳,也可以是我。

可是,祝英台只是祝英台。當一個人活出了自己,就不再是別人。

我們每個人,都徘徊在這兩者之間:是活成祝英台,還是活成馬文才?是活出自己,還是向世俗投降?

畢竟,擁抱自我的路程那麼長、那麼難,結果也不一定好,堅持不懈有意義嗎?

答案是:有。

沖破世俗、活出自己的過程中,我們會釋放出生命力,這股力量激活了潛能、才華、智慧與閱歷,讓人生蝶變。

最開始只是追求愛情,後來有力量與整個命運抗爭。長長的路,因為自我意識越來越強烈,越走越有力。

走出第一步后,人才能迎來真正的成長。在追求愛情的航向上,蛻變成為自己人生的船長。

策劃 | 六記

編輯 | Kiwi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