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覺:情場浪子也找到了真愛

珮珊 2023/01/24 檢舉 我要評論

文/文刀貳

2022走向末尾,回首一整年,起點由一部爆劇拉開帷幕。

是新年的開端,也是網劇《開端》。

不得不說,司機王興德憑借出色的演技闖入大眾視野,勢頭強勁。

新穎的設定,無限的循環,懸疑的線索,一集連著一集,引人入勝。

角色總是會給人物加成,黃覺至今出道已有二十二年,老練成熟的演技讓他又收割了一大批粉絲。

但詢問黃覺本人,他并不知道《開端》為何會爆火。

那些收割流量的精彩情節,「無限流」,「時間循環」,他一概不懂。

用傳統的思維考慮,他聚焦于悲劇的內核,人物的悲歡,迫于無奈的現實。

底層人物的飽滿性格,對人性深入的探討,披上現實主義的外衣,才是他get到的劇情精髓。

于是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導演孫墨龍的邀約,干起了公交車司機的活兒。

在這部短劇里,黃覺前八集沒有幾句台詞,純靠肢體與神態的表現力。

實際上,這些戲份只要一周便能拍完,黃覺硬是跟組跟了兩個月。

拍之前,他潛入公交車司機行業,細致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

他把角色浸入苦海的絕望,伸冤無路的無奈,在公德與私心之間的糾纏拉扯,融入到每一次開車的鏡頭中。

最終成就了王興德這個獨一無二的角色,極具魅力。

而在《開端》之前,他就已經是個身經百戰的老戲骨。

民國經典愛情劇《傾城之戀》,扶貧爆劇《山海情》,《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

每一個角色都入木三分,清秀俊逸,讓人移不開眼。

他是讓人神魂顛倒的男人,五官硬朗,氣質儒雅,雖不說驚艷,但也有著成熟男人的魅力。

他和周迅是親密無間的朋友,和徐靜蕾也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戀情。

一、

可能光看王興德,很難發現他文藝的一面。

黃覺是個有個性的男孩,要說他的職業,那就數不勝數了。

還是個血氣方剛的男孩子時,他就接觸過很多行業,模特、攝影師、畫家,開酒吧……

那時候的他總是不太安穩,尋找著一個自己熱愛的事業。

上世紀80年代,搖滾異軍突起,老崔,黑豹樂隊橫空出世,將搖滾文化帶入大陸。

黃覺當然不會錯過,和一堆瘋狂的人組成了瘋狂的樂隊。

那種不安和焦躁,是屬于那個年代青年的代名詞。

陷入搖滾狂潮的他,也跟無數青年一樣,涌入大城市追夢——北京。

離開廣西北上,在北京找尋機會,舞台上閃閃發光是他的目標。

他也想成為崔健那樣的人。

從舞蹈學院畢業后,沒有半點猶豫,千里迢迢踏上去北京的路,加入北漂一族。

起初在酒吧兼職歌手,雖然生活很難,但沸騰的熱血支撐他繼續前行。

中國最早一批做搖滾的人,都是他的朋友,他們有著同樣的夢想。

但現實往往骨感,北京是個殘酷的地方,每天有無數人噙著眼淚離開這片土地。

不安與瀟灑并存著,伴隨他走過整個青春。

在和平飯店駐唱,在酒吧歌廳勁舞,白天擔憂前途,晚上歌舞升平。

整整五年時間,見過太多聚散離合,年紀越大離開北京的朋友越多。

畢竟光靠夢想,溫飽難解決。

家人也催他回廣西,總這樣漂著,該是穩定的時候。

機緣巧合,在這個節骨眼上,北京這個城市留住了他。

文藝圈是相通的,各路朋友魚龍混雜,在一位朋友的介紹下,他來到了劇組演戲。

這雖不是他中意的行業,但為了生活奔波,什麼活都能接。

和他一波的演員,有吳秀波,周迅。而介紹他進組的,正是周迅。

他們的交點正是起于《戀愛中的寶貝》,而導演李少紅也算是領他入行的恩人。

一開始李少紅并無用黃覺的打算,是周迅一而再再而三的拜托,才勉強答應下來。

而黃覺用實力證明了自己,作為新人揚眉吐氣了一把。

他拿到了5屆華語電影傳媒大獎最佳新演員提名,向他拋來橄欖枝的公司也不在少數。

名氣和緋聞總是相伴而行,他和周迅的關系,一再被媒體揣測。

彼時周迅和李亞鵬正火熱,黃覺自然成了他們議論的對象。

盡管二人都極力否認戀情,但後來周迅還是承認,這是靈魂伴侶的契合。

她是他的紅顏知己,北漂時的精神支柱,困難時施以援手的戰友。

黃覺也說,他在她面前可以無限索取,就像個小男孩。

周迅的無限包容,無限幫助,顯然越過了友情的界限。

因此這段關系,友情之上,愛情之下,在模糊不清的界限上縱情燃燒。

共有劉儀偉也透露,黃覺是情場浪子,一周能換6個女友,但和周迅的關系,始終是堅固的。

這份老朋友帶來的底氣,是任何人無法比擬的。

知己難遇,知音難覓,2020年,時隔十八年,二人再次合作了對手戲《不完美的她》。

雖然人生軌跡不同,老友重逢,舉手投足盡是默契,滿滿都是看點。

這種低谷相遇,頂峰相見的友情,人生遇到一次足矣。

二、

暫時脫離音樂行業,歪打誤撞成了演員,也算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可就算有了資源,骨子里還是叛逆,想著最終要回歸老本行。

因此沒有遠大的抱負,沒有十足的野心,有的只是當下解決溫飽的權宜之計。

比起搞音樂,這份工作對他來說,已足夠穩定,起碼能為他遮風避雨。

接下《戀愛中的寶貝》時,片酬僅有三萬,高開低走,但仍然解決了他的財務問題。

這三萬片酬在北京,哪經得起考驗,沒一段時間就消耗殆盡。

一窮二白的黃覺再次找到經紀人,開口借了五千,以維持生活。

經紀人看不起他的窮酸樣,還嘲笑譏諷他。

那時雖然酸楚,但現在回憶起來也能當段子笑著講出來。

黃覺自認為不適合做演員,他是個社恐,面對鏡頭手足無措。

為了謀生,他沒得選,在那些高產劇作的日子里,他只能硬著頭皮上。

他絕對是演藝界的奇葩,獨樹一幟。

在別人對名利趨之若鶩,想爭取更多機會時,他只是在默默謀生。

因為外形的優勢,無論是貴氣公子哥,還是鄉土糙漢子,他都能穩定拿捏。

此后一直不溫不火,直到2009年,《傾城之戀》讓他大開知名度。

和陳數的合作意外成就了經典,一提到民國劇,就不得不說《傾城之戀》。

他在其中飾演的民國公子哥,風流瀟灑,儒雅斯文,攬獲了一大波女粉絲。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粉絲便是這樣的存在。

不得不承認,年紀略長的時候爆火,能得心應手地處理蜂擁而至的名利。

不過分膨脹,認清自己的定位,比某些翻車的小鮮肉走得更遠。

他仍熱愛著文青時期的愛好,攝影,畫畫,都是他堅持的。

演戲只是工作,演戲能支撐他繼續愛好,也是難得的事。

單純的追名逐利,人生便落入了俗套,如何在有限的人生里過得有趣,才是真諦。

所以在影視領域,他潛心做好本職工作,產出不少優秀劇作。

他演過《蕭紅》里的文人,《師父》里的腹黑擔當,《獅子山下的故事》里的燒臘師傅,《暴雪》中的悍匪……

拍完第一部戲后,在電影中嶄露頭角,文藝片的邀約找上了他,這無疑是對他演技的肯定。

年輕的黃覺馬上就進入了「京圈魔女」徐靜蕾的視野,她向黃覺拋出了橄欖枝。

三、

黃覺和徐靜蕾的對戲,是二人感情的開端,2004年,黃覺出演了《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中的軍官。

「我毫無閱歷,毫無準備,我一頭栽進我的命里,就像跌進一個深坑,從那一秒鐘起,我的心里只有一個,就是你。」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兩個人因戲生情,擦出了愛情的火花。

僅僅過了一年,兩人同框闖入了狗仔的視線,照片頻頻流出,側面坐實了風言風語。

既然已被拍到,那也不再遮遮掩掩,黃覺和徐靜蕾大方出入鏡頭。

那時候初出茅廬的黃覺,總被貼上「小白臉」的標簽,大家都帶著男強女弱的刻板印象。

以黃覺的性格,依舊是我行我素,開著徐靜蕾的車,帶她的寵物看病……

08年,狗仔拍到兩個人在商場親親我我,全然不顧眾人的眼光,金童玉女,郎才女貌。

09年,香港,二人再次出入酒店,一同旅游度假。

搭上京圈大公主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豐富,事業上也是平步青云,片源不斷。

這其中不能否認,黃覺在演藝事業上的野心。

同居將近五年,09年,一則消息揭露他們分手的事實。

對于原因,外界揣測不斷。

有人說是徐靜蕾仰仗的背景太過硬氣,黃覺最終受不了她的強勢。

也有人傳聞,黃覺與范九億正拍攝《麥田》,二人緋事不斷。

這段感情從開始到結束,沒有官宣過,也沒有正面回答過。

只是靠媒體的捕風捉影,從這次戀情后,黃覺公開表明:自己會做一個不婚主義者。

話可以聽聽,實踐起來就不是一回事了。

透過現象看本質,黃覺在這段感情中是認真的,傷過心才會說出如此一番話吧。

一方面黃覺搭戲的韻事從未斷過,另一方面徐靜蕾的圈子也并不簡單。

分手可以說是意料之中,情理之內。

與他傳出緋聞的女星,都在一線的行列,海清、俞飛鴻、陳數、胡可……

只要搭戲,沒人逃過媒體大張旗鼓地渲染。

因此,他也得名「浪子黃覺」,只曖昧,不戀愛,不結婚。

慢慢把自己拖成了大齡剩男,也還是風流依舊。

不知道是不是上段感情陷的太深,黃覺一直都未走出那個怪圈。

看起來他真的在堅守不婚的諾言,而事實真的如此嗎?

四、

他一直對感情抱以疏離的態度,玩世不恭,看起來是情場浪子,隨心所欲,實則渴望著穩定的關系。

女友一個接一個地換,悲觀失落的感情態度肉眼可見。

情場失意的他,對待感情態度隨便,傳出緋聞的對象不知可曾失望過。

直到他遇見麥子,一個在法國的女留學生。

她是圈外人,兩個人在網絡上結識,比黃覺小了整整14歲。

照片里的女孩靈動乖巧,沒有脂粉修飾,眉眼間凈是純欲。

黃覺瞬間被吸引,靠著老練的技術,一步步攻破小姑娘的心房。

看似是他在主導整段關系,而黃覺不知道的是,他正在步步陷入其中,最終無法自拔。

這個簡單的女孩,完完全全走進他的生活,他所秉持的原則,被擊潰的不成樣子。

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一個新生命,正悄悄來到世上。

懷孕的麥子帶著黃覺回了山東老家,操著濃厚口音的父親,為他做了一頓飯。

樸實無華,不加修飾,愛情的結晶就這樣在兩家人期待中來到世上。

兒子小核桃在2011年出生,不久之后,女兒小棗也加入了這個家庭。

奉子成婚后,曾叱咤情場的人,也回歸了家庭,做起了奶爸。

大方公布戀情,在社交平台頻繁秀恩愛,秀孩子,已是黃覺的日常。

真正的愛情,可能就是平淡中不失對愛情的浪漫。

雪景下的擁吻,叢林中的甜蜜,一個中年男人的沉靜和溫柔,全部揉碎在其中。

2022年底,一向低調的黃覺,帶著麥子來到《再見愛人第二季》,對外給了妻子十足的安全感。

從宋寧峰張婉婷的爭紛,到艾威Lisa的不合,在節目里,愛情像是奢侈品一樣難得。

飛行嘉賓黃覺夫婦的空降,讓人們重新相信愛情。

結婚十一年,柴米油鹽和孩子沒有塞滿他們的世界,持續的浪漫互動還在繼續。

手牽手散步,互相尊重,互相欣賞,愛情的保質期永遠在線。

她記得他不能喝碳酸飲料,他害怕自己走后無法照顧好她。

將愛變成一種習慣,以后的每一天皆是幸福。

顛沛流離半生,最后迎來雙向奔赴的愛意,黃覺自己也說:

娶了麥子,是我這輩子最正確的決定……


看完記得關注 圖片來源網絡 侵刪

往期精彩:

用戶評論